路的左边便是万丈深渊

为采访一个在原始森林失踪5天后生还的男孩,在福建省三明市出差的我雇了一辆摩托车,在暮色中紧急进山。驾车的师傅相貌凶恶,但为了抢新闻,我只好冒险坐他的车。坐在车后座上,我下意识地用双手紧紧捂住手提包,包里边有手机、相机,还有几千元现金,这可是我出门在外的全部家当啊!

异乡的盘山公路比我预想的更险峻荒凉,路的左边便是万丈深渊,只有车灯可以为我壮胆。我不停地提醒师傅:“慢一点儿没关系,到时车费我给你多算一些。”骑摩托车的人则大声应道:“不会出事的,我吃这碗饭已经6年了。”

“不会出事的!”这5个字在山谷间回荡。

山风呼啸,吹得我浑身直打冷战,我这才后悔刚才匆忙赶路,忘了从宾馆多带一件冬衣出来。

逆风中飞虫像沙子一样打在脸上,我无法睁开眼睛,并开始哆嗦起来。师傅似乎感觉到了,说要停下来脱件衣服给我穿。我赶紧谢绝,我怕他趁停车的工夫,抢走我的东西,然后把我这个异乡客推进万丈深渊……

师傅似乎很听话,没停车。可山路仍一圈又一圈地盘旋,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走错路了。刚提出疑问,他又大声吼着回应道:“没错的,难道怕我杀了你?”

“杀了你”3个字又在山谷间毛骨悚然地回响着。

接着,骑车人又问:“你冷吗?”我没有正面回答。可我仍然坚持说:“不要停车。”

这时车速渐渐放慢,我看见他腾出一只手。我正感到纳闷时,他外衣的一边已脱了下来。天哪!他正在表演“飞车脱衣”……

然后,他责令我穿上他的衣服,就在这飞驶的摩托车上。

我哆哆嗦嗦地穿上他递给我的羽绒服,一种带有异味的温暖,让我莫名地想起一堆松枝点燃的火。

“为什么不抱住我的腰?”突然,他转过头来看我。我开始惭愧了,腾出双手抱住他的腰,一个貌似坏人的好心人的腰。

到了目的地,这位师傅又跑上跑下为我找当地老乡,为我当翻译……那么冷的天,他竟然满脸是汗。凌晨3点左右,他又把我安全送回我下榻的宾馆。当我脱下他的衣服还给他时,他有些腼腆地说:“衣服很脏,让你不舒服了。”

听着他充满真诚的话,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虽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回想一路上对他的不信任,我感到脸上一阵阵发烧。人在旅途,很多时候,会看错人,表错情。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上带着一些所谓贵重的东西,而无端生出种种猜疑,也因此失去了另外一些更贵重的东西,比如,看不见眉目间善意的微笑,只盯着人家唇后的牙齿,且自乱心神。

而信任,才是让人感到弥足温暖、弥足珍贵的东西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