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字)金……婚……快……(话没说完

3千字以上,2万 剧中主要人物: 老艾:男,78岁,退休教师。
老妹:女,75岁,老艾的妻子,退休教师。
艾文:女,老艾的女儿,50岁,医生,内科专家。
陈秋:男,50岁,艾文的丈夫,医生。
陈默:女,20岁,陈秋的女儿,在读大学生。
艾明:男,45岁,老艾的儿子,警察,刑警队长。
晴天:女,42岁,艾明的妻子,律师。 艾勤:男,17岁,艾明的儿子,学生。
客串人物:医生。 第一集:日外
场景:县城公园的早晨。老艾老俩口在林荫道上相互搀扶着散步。
老艾:老妹呀!县城变化真大,我俩教书那会儿,那有这么好的环境和条件,时间过得真快呀!一晃我俩结婚快五十年了。
老妹:是呀!儿女们都大了,有出息了,就剩我们俩个老人在家守空房啰!
老艾:那的话呀!我不是天天陪着你嘛,孩子们在省城工作都很忙,一个是医生,治病救人。一个是警察,惩治罪犯。国家需要他们啊!我们做父母的要理解他们。
老妹:拧不过你,理解,我理解,就知道你这个老头子会袒护儿女。
老艾:(说笑着,忽然觉得腹痛,额头上直冒冷汗,脸色苍白,眉头紧锁)
老妹:(发现情况不妙,慌忙地扶他坐在公园的木椅上,关心地)老艾,是不是胃病又犯了。
老艾:不碍事,老毛病了,吃完药,休息一下就好了。
老妹:明天,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老艾:不用担心,老毛病,没事的。
第二集:日内 第二天,早上。县城,老艾家中。
老艾:老妹呀!放段《梁祝》的音乐给我听听。
老妹:知道了,给你放《化蝶》那段,你最喜欢听的。
房间里响起凄婉柔情的音乐。 老艾:老妹,今天你不去买菜呀?!
老妹:家里有菜,今天不去菜场了。 老艾:我想吃鱼,去买条鱼回来吧。
老妹:(摘下身上围裙,从厨房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笑着)好,听你的,你真是个老馋猫。
老艾:老太太,辛苦啦! 第三集:日内
老艾故意把老妹支开,独自一人去了县城医院做检查,正在医生办公室谈话。
医生:艾老师,你是我这的老病号了,怎么从不见你的儿女陪你过来,他们都干什么的,怎么忙吗?
老艾:他们都在省城做生意,很少回家。就我和老伴住在县城里。
医生:赚再多的钱,也要父母啊!今天怎么没见阿姨过来?
老艾:怎么,听你话里的意思,我的病很重?
医生:你照实说,我这把年纪,身体这样心理清楚,扛得住。 医生:
老艾:医生,我告诉你。第一,不管我得的什么病,不许告诉我爱人。第二,不许打听联系我的子女。
医生:你这是为什么?
老艾:我爱人去年做了心脏搭桥手术,受不了打击。儿女们确实很忙,不打扰他们。
医生:艾老师,你处处为家人着想,我答应你的要求,你得的是晚期胃癌。
老艾:医生,你不说,我也知道结果,无所谓,都活这岁数了。 第四集:日内
场景:省城艾文家中。
艾文:艾明,我们很久没去县城看爸妈了。姐,最近手上案子太多,没时间回去,你代我向爸妈问个好。你们姐俩,一个忙着看病救人,一个天天忙着办案,都有半年没去看爸妈了。在说,省城到县里又不远,开两小时车就到了。
艾文:是呀,一个救人,一个抓人,真够忙活得。
陈秋:是女儿呀!这么想起给爸爸打电话了。爸爸,我快放假了,想去看外公,外婆。
艾文:默默,乖女儿,算你还有点良心,外公,外婆没有白带你,白疼你。
第五集:日内 场景:县城老艾家中。 艾文:爸,妈,我们来看你们了。
老艾:来了就好,买啥东西。 陈默:外公好!
老妹:小丫头,就会拍外公的马屁,把外婆给忘了。
陈默:我的外婆,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老艾:老妹呀!你跟我吃那门子醋呀!
陈秋:爸,咱爷俩中午好好喝一口。 老妹:不许喝,前一阵子胄病又犯了。
老艾:老太婆,老毛病了,大家难得见一面,喝点嘛。
艾文:爸,你的病不要紧吧,要不我带你去省城医院看看。
老艾:早好了。(说完话,肚子钻心的痛,极力掩饰着,强装微笑)中午好好喝上一口。
第六集:日内 场景:老艾家中。
老艾:老妹呀,他们走了有阵子了,怪冷清的,放段《化蝶》给我听听,呆会儿,练练毛笔字,好久没练了。
老妹:老艾,你脸色咋怎么难看?吃药了吗?练完毛笔字早点休息,我去做饭了。
老艾:你忙去吧,练完毛笔字我就休息。 第七集:日内 场景:省城艾明家中。
艾勤:爸爸,爷爷最近老给我打电话,问这问那。 艾明:说明爷爷喜欢你呗。
晴天:老公,很长时间没去看爸妈了,把你手上的案子放一放,请个假去趟县城吧!
艾明:是呀!是该回家看看爸妈了。 艾勤:爸爸,你看,又是爷爷打来的。
艾明:爸,我是艾明。你和妈妈身体都好吧。好,都好,你们多注意身体,你和你姐都挺不容易,家里一切都好着呢!
晴天:爸妈都是开明的人啊! 第八集:夜内 场景:深夜,老艾家中。
老艾:(巨烈地疼痛,难以克制,拉开台灯,想起身,突然床上摔下来)
老妹:老艾,你怎么了,快醒醒呀! 第九集:夜内
场景:县医院重症病房,老艾昏迷中,鼻子上插着氧气管,手上输着液,显示屏上的心电示意图,微弱地起伏着。
医生:艾老师,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 老妹:医生,我老头子怎么了?
医生:艾老师,是位值得尊敬的人。 老妹:老艾呀!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呀!
医生:阿姨,都这个时候了,你的儿女还顾着做生意赚钱啊!
老妹:做生意?我女儿是专家医生,儿子是刑警。
医生:阿姨,省城许多专家医生我都认识,你女儿莫非叫艾文。 老妹:
医生:(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老艾为什么要撒慌,他黯然落下泪,看见老妹无助的样子,即刻意识到,走出重症病房,拿起手机拨通艾文的电话。
推出一组镜头:艾文俩家人,心急如焚地往县医院赶,在车里回想家中和爸妈见面的一幕,回想接到父亲打电话时的一幕,在车里哭肿了眼。
第十集:日内 场景:清晨,县医院重症病房,全家人到场,心情沉重,哭声彼伏。
老艾:(从昏睡中慢慢睁开眼,环顾周围的人,努力勉强地微笑着)都来看我了。
大家都点着头,一阵哭声。 老艾:都不许哭,我想回家。 第十一集:日内
场景:老艾的卧室。 老艾:老妹呀!放段《化蝶》的音乐,给我听听,好吗!
老妹: 老艾:艾明,去书柜把爸妈的结婚证拿来。
老艾: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半天,没人吱声。
老艾:今天是我和你们的妈妈金婚的日子。 大家撕心裂肺地哭喊。
老艾:(生命游离之间,微微地睁开眼睛,眼神中,示意艾文过来)
艾文:(耳朵紧贴着他的嘴,急忙从书抽屉拿出一张叠着的纸,打开一看,哭着念着)金婚快乐。
老艾:(听着音乐,嘴角露着一丝微笑,眼睛看着大家,拼尽最后一口游气,吐出一个字,又一个字)金……婚……快……(话没说完,安祥地闭上了双眼,眼角渗出两行泪水。
作者:熊志华 字以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