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龙喊心锁

第三章、假期到北京游玩
在这个暑假期,除了到姥姥家,爸爸妈妈还领我到北京去了一趟。对于在煤城长大的孩子,到北京是多么向往的事,可是她实现了。
她和她爸爸妈妈坐了两天多的火车到达了北京。
她一下车可高兴了,就在北京游览了动物园,北京博物馆,还有毛主席纪念堂。
特别是在观看毛主席的遗容时,那队伍在毛主席纪念堂外面排了好长好长,心锁和她妈妈排了一早晨才在中午才进去,到毛主席纪念大厅里,看到水晶棺里躺着的毛主席遗容,只有十几分钟时间,就出来了,还花了一元钱买了一本毛主席纪念馆小册子一本,以表纪念。
暑假一晃就过去了,开始是秋季到来的时候,这时的学校里,就连校外的柳树叶子也都纷纷的飘落而下,给人一种秋天清凉的感觉。
城市里的街道上,也飘落了许多枯萎的黄叶,真象秋风扫落地似的,给人一种冷清寂寥的感觉。
小心锁和周晓月一边往回走着,一边贴着那街道上的柳树来回的厮打着,吵闹着。这时的落叶也飘落到她们俩的头上,身上,落在那城市的石板路上。
突然,王兴龙开车“吱”的一声停在她们俩面前,把她们俩吓了一跳,王兴龙喊心锁,“喂,你们俩这个小鬼,我到学校去接你,你们不在,我就开车来找你们了。”
“爸爸,不用你来接我们了,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你先回去吧?我在和晓月玩一会。”
王兴龙看了看她们,说道:“你们俩可注意点车什么的,千万别碰着。”
“行了,老爸你放心的走吧?我们俩玩一会就回去。”小心锁说。
这时的王兴龙,又嘱咐了一下说:“可当心呀?”就开车离开了。
她们俩就象两个天真活泼的小燕子,在大街上飞来飞去。
她们一边相互的抱着,搂着,一边手搭在肩上走着,说笑着。
她们拐过了一个胡同又到了另一个胡同,才要到家了。
突然,周晓月感到肚子有些不舒服,很想上厕所。
小心锁就赶忙对她说:“你先到我家去方便完,你再回家也不晚。”
因为到她家还得走很远的路,所以她也只好应允了。
她们一起到了心锁的家,还没等王兴龙说话,小心锁就喊道:“爸爸快,晓月的肚子不舒服,她要上厕所。”
这时王兴龙赶忙帮她把书包等拿下,周晓月还想脱鞋进去,王兴龙赶忙说:“别脱鞋了,你就先进去上,我一会擦一下就好了。”
这时的周晓月确实憋不住了,还没等他说完,就跑到卫生间里,一顿畅快淋漓的疏通,这才缓了急。
她上完厕所,就不一样了,就又恢复了那种快乐的活波劲,非得要自己擦地上的脚印,王兴龙也拗不过她,擦就擦吧?
小心锁看着周晓月擦地,就问到:“你在家也这样吗?”
周晓月说:“是的,我在家经常帮我爸妈擦地,因为他们都很累。”
她这么一说,就象刺痛了小心锁的心一样,她坐在那里不吱声了。
王兴龙看出了她的心思,说:“我们家的心锁也是一样,也是那么的勤快,帮我们干这干那。”
“要不,晓月你看都这么晚了,你就别回去了,我给你家打个电话,就说你在我家,别让你爸妈惦念。”
“那——能好吗?我——-我还有作业———–”周晓月一边摸着头,一边吞吞吐吐的说。
“没啥?你就和小心锁在一起做作业,要有不会的题就问我。”王兴龙说完,就给她家挂了个电话,告诉她在他家。
小心锁看周晓月又能陪她在一起玩了,疯了和在一起做作业可高兴了,就一下拉着她跑入她的卧室里,这两个小鬼机灵在一起可高兴了。
这时王兴龙的饭早已做好,就差菜了。
这时的小心锁喊道:“爸爸你要饿死我俩咋的,我们受不了了。”
她一边捂着肚子在喊,一边和周晓月捂着肚子笑,就是逗王兴龙玩呢。
王兴龙炒完两个菜后,就差一个蒜台炒鸡蛋了,一边炒着一边说:“两个小祖宗,一会菜就好了,别再喊了。”
有这两个小活宝,王兴龙一点也不觉得累,就象是理所应当的甘愿为她们俩服务。
不一会功夫,饭菜端上了茶几,这两位小祖宗还没等王兴龙喊,就上桌大口的吃起来。都忘了洗手,王兴龙看了心里高兴得不得了。
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