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当年有打赢朝鲜战争的可能吗?_历史军事_好文学网

阐述:历史的作用其实有时就是要让人们不断的去善于总结、不断的自我完善,才能从历史的堆积中去积蓄有效的成功经验,不管是历史的曾经失败、还是往昔的历史辉煌,也不管是昨天的敌手、还是今天的中国,都可以站在不同的历史要求视界来重温那些已经远去的胜利与失败塑造。因此如果我们从历史的另一面再回首曾经朝鲜战争的重要主角之一美国的战略界面能否达到《美国当年有打赢朝鲜战争的可能吗?》,就可以从过去的强大美国失败中来回顾看待劣势中国胜利的光环不足之处,人们有时也是从胜利的缺失中不断来发现存在着的失败成因继而保证下一个个的胜利要求起步。所以首先需要对当年的朝鲜战争整个全局战略要求进行一个简单明了的意识阐述再进入主题要求。“1950年6月25日朝鲜得到苏联的默许,不宣而战进攻韩国,历时三年的朝鲜战争爆发。7月7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84号决议选,派遣联合国军支援韩国抵抗朝鲜的进攻”选自百度百科。我们知道1945年8月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同盟国阵营取得了终绝对性的胜利,做为曾经日本的殖民属地朝鲜半岛相应的也被美、苏两国分别以北纬38度线划为各自军事直接管辖下的占领区而成为了事实有效要求,至于二战胜利后的朝鲜半岛上美苏双方各自在管辖的军事直接占领地区构建什么政治属性内容的政权组织、以及建立什么名称性质要求的国家,其实都无法超越美苏两国实际合法拥有的军事直接占领管辖权,也就是说美苏两国都具有完全军事否决要求手段。

而到了1949年由于中国共产党通过国内解放战争完全打垮了由美国支持的国民党从而彻底解放了整个中国大陆地区,不过国共两党在中国进行的国内战争终导致国民党走向溃败却并没因此遭到来自美国的直接军事干预。表面来看这似乎无形之中多少可能有激励北朝鲜的金日成同样想要通过战争的手段来完成解放整个朝鲜半岛,可是朝鲜半岛在二战胜利后的政治地位属性却完全不同于中国地区,因为中国在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政治地位完全属于同盟国阵营战线,因此中国的国共两党不管爆发怎样的国内战争竞争要求、也不管由此是否损害到美苏两国背后策划的中国利益划分要求都不可能存在会影响到中国这个既有的国际政治地位属性。但是朝鲜半岛做为二战日本的殖民属地本身就是日本战争力量组成范围的一部分,所以毫无疑问朝鲜半岛在二战胜利后自然就要被同盟国阵营战线政治确定为属于轴心国军事联盟阵营以内的国家或地区而被要求进行军事直接占领管辖。这就是为什么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后做为主导同盟国阵营战线的美苏两国会将朝鲜半岛直接划分成各自军事直接管辖下的占领地区,同时只要是被二战胜利后政治确定为属于轴心国军事联盟阵以内的国家或地区除了本身要遭到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外、同样还会被要求必须完全丧失全部政治基本权益。从理论上来说1945年8月二战胜利后世界能够建立起完全由美苏主导的、新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本身说明二战胜利后美苏两国就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双边政治利益的全面谅解备忘录。

在做为美苏双边政治利益谅解全面备忘录有关军事直接占领管辖范围之一的朝鲜半岛,如果北朝鲜金日成要想同样通过战争的手段方式来达到完成统一,可以肯定的是金日成只要敢于在朝鲜半岛上发动统一战争要求,就必定要遭到来自美国强烈的直接军事反应,做为金日成不可能不会不明白这个简单的国际政治秩序道理,因此也就可以看出朝鲜半岛上爆发的全面战争只有是在苏联的主动战略要求下而不是金日成的主动统一要求下发生的。并且我们应该要相信金日成起码就根本不可能会具有这个战略要求资格,而北朝鲜地区被军事直接占领管辖的政治地位属性在国际政治秩序体系当中并没有发生任何意识改变,所以1950年6月25日北朝鲜政权对韩国发动的全面统一战争本身就存在国际政治秩序体系要求的秩序考量。因为根据二战胜利后国际政治秩序体系的基本要求本质应该就是建立在由美苏共同主导国际秩序要求性从而形成双方秩序相互合法有效,那么北朝鲜在6月25日发动全面统一战争进攻韩国,当然美国肯定是不会政治理会北朝鲜政权的主动战争行为,而是必然要求直接与苏联进行双方国家战争对话确认。什么是美苏国家战争对话确认?这就是做为美苏双方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地区的朝鲜半岛上属于美国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区的韩国突然遭到了来自属于苏联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区的北朝鲜政权全面战争进攻,故而美国就需要首先确认是不是来自苏联针对美国的国家战争要求。

我们从1950年6月26日朝鲜战争爆发第二天美国总统杜鲁门命令美国驻日本的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27日再度命令美国第七舰队进入到中国台湾地区的高雄与基隆两个重要港口进行战斗巡逻并封锁台湾海峡以阻止中国共产党可能对台湾地区的战争解放要求。就可以反映出美国总统杜鲁门在面对美国突发性秩序权威危机面前所采取的这些战略实施措施意识就是在告诉苏联,美国将在朝鲜半岛同样要用战争来回答因此杜鲁门总统又将美苏双方是否已经处于国家战争状态的确认皮球再次踢给了苏联。而为了预防中国可能有借机参和到朝鲜战争的事务当中来,针对中国所以杜鲁门总统命令美国第七舰队使用强大的军事武力封锁台湾海峡来阻止中国共产党存在着的战争解放要求就是为了警告中国:面对美国你中国现在已经连自身范围内的台湾都束手无策,如果你中国继续自不量力还想要掺合到朝鲜半岛当中来、先看看美国面前现在的台湾再想想朝鲜半岛是不是你中国能够要去的地方?其实做为美国既然自二战胜利以来的国家意愿就是要求针对全球范围内的战略利益展开优势竞争,那么本身美国也就自然要求拥有了展开全球强竞争的必要性,但美国总统杜鲁门在朝鲜战争爆发出现的突发性必应战略面前所采取的战略实施措施却不对应美国这个全球强竞争必要性,而对应不了的美国战略实施措施带来的战略延伸连续性结果发展也就真实的从美国历史上发生的朝鲜战争现实状况中反映出来了。

如果说强大的意义就是代表优势、但优势却只能说有时就是强大,反映出虽然强大可以证明优势但是同时优势不一定可以说明强大。美国就是如此,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带来的突发性必应战略,直观看来美国总统杜鲁门随即下达的战争反应命令果敢直接,战略针对性强势。其实要是从美国本身具有的全球战略基础实力角度而言,杜鲁门总统代表的美国战略实施措施就明显暴露出战略决策犹豫,出现战略决策犹豫就会瞬息被主动等待中的苏联抓住。可以想象的出在现实历史事件当中的斯大林在抓住美国出现的这个战略决策犹豫之前,必然肯定这就是斯大林自二战胜利以来所遇精神为紧张焦虑、忐忑不安的战略实施迷茫时刻,因为斯大林不知道美国为此会作出怎样烈度战争要求的战略决策反应,毕竟苏联战略预测美国与现实美国战略决策实施存在着差距。但是这之后接下来的斯大林可以说就是为轻松、这是由于斯大林已经可以将美国的国家战争要求主动导向秩序战争方向。与之完全对应的就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出现了这个战略决策犹豫之后随即却是为难受、也是更加被动的秩序战争阶段。当然做为战略意识要想形成战略要求再成为战略实施本身、其实对于世界上同时都拥有全球战略利益优势竞争要求的美苏两国来说,双方展开的优势竞争完全可以代表就是强竞争,而强竞争就会存在着需要巨大要求的战略承受意志和战略实施勇气,否则再强大的意义就是代表更为优势但在此面前可以说什么都不是。不过要是认为这不就是为了要求冒险从而鼓吹冒险吗?如此认为那也就没有战略一说了。

国家竞争代表什么?国家竞争不就是在证明冒险本身吗?那么斯大林要求北朝鲜主动发动战争进攻韩国是不是算苏联国家冒险?要知道人类历史上发生的任何国家战争要求都是等同于国家冒险,你能否决国家战争不就是国家冒险吗?正因为人类存在有意识认知所以也就存在怎样去看待冒险要求,因此也就形成了战略本身。原则上来说朝鲜半岛上的韩国属于二战胜利后美国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地区,而且从行为政治学上来定义同时也代表着属于美国二战胜利象征标志,因此不管来自那个方向的战争攻击行为本质上只要是具有主动要求性的都是在否决美国这个二战胜利象征标志,同样能够否决一个就存在能够否决所有,能够否决所有也就可以否决美国二战胜利后拥有的权威秩序性。同样也对应苏联,而北朝鲜政权做为二战胜利后苏联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区下建立的政权组织根据二战胜利后美苏共同构建的国际政治秩序体系要求凡属于军事直接占领管辖区域的是不被允许具有任何主动战争要求性的,因此既然北朝鲜已经实施了主动战争要求性即便苏联没有直接军事参与但同样已经完全突破了国际政治秩序要求性,那么也就可以完全代表就是苏联已经针对美国主动实施了国家战争。这就是从国际政治秩序要求性来定义美国为此应该对应的是国家战争而不再是秩序战争。并且更重要的是在1950年左右美苏双方掌握的全球战略基础实力就整体性美国要优势于苏联,毫无疑问苏联也应该同样非常清楚自身要劣势于美国,那么劣势要求的苏联主动实施前进战略就必定要给美国存在战略意识回旋空间,这就可以反应出苏联“既然已要求吃了、可又怕被崩了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