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上个星期她男朋友刚向她提出分手

这世界有各种各样的人,而他们又干着不同的工作,每天都穿梭在人来人往的潮流中,谁又知道从你身边路过的人是做什么的。

姚沁,一个化妆师,不管对方是美是丑,她都可以通过手中的化妆盒把对方弄得更加完美,但是……她却不是为普通人化妆,因为她是一名入殓师,专门为死人化妆,整理仪容的,谁知道她手中的画笔又为哪个去世的人化过,因此,尽管她化妆技术再好,也没有人愿意请她化妆,除了死人……

这天,经过一场大雨的洗涤后,天空变得越发湛蓝,打开关了几天的手机放到桌上充电,拉开窗帘,明亮的阳光透过窗射进屋里,一时无法适应如此强光的姚沁眯了眯眼睛,看着屋外一片忙碌地车流、人流,不禁有些发呆。

想起上个星期她男朋友刚向她提出分手,说因为自己的工作让他受不了,终,没理会自己的挽留,狠心地扒下自己还拉着他手臂的手,只留着一个背影,而那背影也越来越模糊。

“呵呵!”想到这,姚沁就不自觉的冷笑了一下,没人知道干她们这行的人其实才是寂寞的人,当拿起化妆笔在那惨白的脸上化妆时,手也会有些颤抖,她们也会怕,她男朋友无疑给了他很大的鼓励,起码,当她完成工作后,可以完全放松地躺在他的怀里,听到他提出分手时,那一刻,她是真的有些怕,她怕她下班后,没有人会在她打开门的时候笑着给她说:;“回来了。”也怕没有人会抱着她说:“别怕,别在意别人的眼光,给死人化妆没什么的,你只是让他们走的时候可以没遗憾。”

男朋友的离去,使得姚沁难过极了,几乎每天都躲在自己的屋子里哭泣,手机也关机,拒绝所有要找她去化妆的人,直到昨天,家里所有吃的东西都没了,不得已,姚沁顶着因为哭泣而红肿的眼睛去到外面超市买存货,当她提着几袋食物沿路走回去,到一斑马线等红绿灯的时候,发现马路对面有一对年轻男女正恩爱的打情骂俏,再认真看,那男的就是姚沁的男友,宛如晴空霹雳一样,敲打着她,至于怎么回到家的,她也不知道。

这天晚上,天下了很大地一场雨,而姚沁似乎反应过来才发现,“什么叫无法忍受我的工作,狗屁,原来早就预谋好了分手
”。

这一刻,姚沁像疯了一样把她男朋友所有存留下来的东西全部烧了,火焰夹杂着外面的电闪雷鸣,把此时的姚沁显得有些恐怖。

这时,手机想起了那久违的铃声,吵醒了正在沉思的姚沁,走过去,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着陌生的号码,姚沁勾起了嘴角流利地说道:“你好,我是入殓师姚沁,请问有需要吗?”

这时,只听到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悲伤的语气道:“你好,我现在在XX医院,你可以来帮我女儿化妆吗?”对方说完,又开始哭泣了。

“嗯,好的,我马上来。”合上手机,打开柜子拿起那熟悉的化妆盒,姚沁就出门了。

等到医院的时候,打电话的人早就等着了,只见一妇女拉着她说:“你就是入殓师?求你帮我女儿画好看一点,她生前可是很爱美的。”

姚沁点点头,直接走到尸体前,打开化妆盒,看着那已有几块尸斑的脸,忍住心里想吐的感觉,熟练地在那尸体的脸上化着,大约一个小时后,姚沁才松了一口气,关上化妆盒,看到那妇女对她满意地点点头后,才拿着她给的费用离去,但那妇女看她那有些抱歉的眼神,让她始终看不懂。

回到住的地方,不知怎么回事,姚沁总感觉很累,东西也没吃直接上床睡觉,第二天天亮了她也没有精神起床,但身体却很冷,开空调也没用,她想着可能是受寒了,捂着被子睡一觉就好了,谁知道一睡就睡了三天,三天后,她才发现自己身体不对,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她很正常,没病,然后她也放下心了。

回到家,她打算煮点面吃,却发现自己没食欲,就想着洗洗睡吧,当她脱光站在镜子前,突然发现自己左臂和肚子上有一块斑,不管怎么洗都洗不掉,重点是她觉得这斑有些熟悉。

洗完躺在床上,想起几天前给她化妆的那尸体上长的就是这种斑,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妇女会用抱歉的眼神看她,一瞬间,姚沁慌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跑下床去,打开冰箱,她逼迫自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吃东西,嘴里被塞得满满地,但却怎么也咽不下去,眼泪顺着脸颊流到嘴里,不是咸的,而是带有腥臭味的。

感觉到死亡的到来,姚沁突然想给她前男友打电话,但那头传来的声音不再是温柔的语调,反而有些不耐烦,这一刻,姚沁发了狂的想着,既然要死,你也得和我一起死,反正我也没家人,既然你愿择背叛,就得承担得起背叛的下场,似乎想通了,姚沁勾起嘴角道:“你现在来我这一趟,既然分手了就把你的东西带走。”

电话那头的前男友顿了几秒后才开口说可以。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姚沁换了一件透视的吊带裙,搭了一件外套遮住尸斑。

门铃响了,开门后看着如此裸露的姚沁,来人眼睛亮了一下,侧过身,让来人进来,指着一箱东西道:“东西在那,你看看还差什么?”

她前男友上前去随便翻了翻,抬头对着她道:“没有”。

可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突然贴上来的姚沁吓一跳,顺势就倒在床上,耳边传来姚沁的声音:“既然要走,就陪我后一夜,明天过后各不相干。”说完就直接把灯给关上,开始把对方的衣服脱掉。

受不了如此诱惑,两人都忍不住呻
吟着,直到第二天,男的醒过来,转头看到脸上有很大一块斑的姚沁吓了一跳,掀开被子指着姚沁问道:“这怎么会事,你的脸,还有你的手……”

脸?刚醒过来的姚沁抚摸着自己的脸道:“没想到扩展地这么快,”抬头看着一脸嫌弃的男友,姚沁笑道:“正如你所见,我给死人化妆的时候被感染了,可能没几天就也会死,哎呦,巧了,你好像也被我感染了,哈哈哈……”

听到这,这男的满脸震惊,看着姚沁肚子上的尸斑,似乎有虫子爬了出来,受不了如此恶心的场景,他忍不住吐了,穿上衣裤,狠狠地扇了姚沁几个耳光,而尸斑处的腐肉被扇了下来,而姚沁似感受不到一般,依旧笑着。

那男的害怕的咽了一口水,骂了一声贱货就狼狈地跑了。而身后依旧是姚沁那诡异的笑声。

三天后,有报道称,在一出租房里发现一名死去已久的女子尸体,而死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离这出租房不远的另一房内,一男子愤怒把手中的报纸丢在地方,而他脸上不停地有蛆虫在爬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