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

“花”到极致方称“魁”——吴富荣花卉油画艺术解读
吴富荣,1968年生于福建建瓯,自幼痴迷于油画,擅长花卉创作,尤其对荷花、牡丹创作情有独钟、画有独韵,意有独寓,以融合中西艺术精神之创新,呈现不可复制艺术纯美之形式,挑战艺术表现极限之技巧,创作出一批匠心可鉴、精细入微的花卉油画,学界高评,业界关注,成为花卉油画的领军人物,数十幅作品被美国、加拿大、法国、澳大利亚、西班牙、日本、香港、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艺术机构与藏家所收藏。
在30余载艺术生涯中,曾为行者天下的艺术游侠,又为多年签约艺术机构、高端藏家油画定制画家,直至新世纪初年创立“花魁”艺术工作室,成为定居北京的职业画家。
吴富荣 作品 一
“遭遇”吴富荣油画,突感眼前一亮——立象唯美,精细入微;又觉难以置信——出神入化,鬼手魔力。
吴富荣油画令人惊叹,让人感动,又使人温暖。
吴富荣油画令人惊叹,当为有三,一为艺道非凡,追求审美极致之境;二为技艺高超,用笔赋彩犹如鬼手魔道;三为超越不可复制,择一切手段将极端写实推向极致。
吴富荣油画让人感动,也呈三者,一者高洁典雅,超凡脱俗而自芳;二者纯美无瑕,是以古典精致为魂,尤以纯真美丽、圣洁无上为立;三者雍容华贵,“气质”高雅,“仪态”非凡,庄重大方。
吴富荣油画使人温暖,同有三则,一则生机盎然,笔笔皆鲜活,象象蕴生机;二则自然清新,天睦人和,境仙象随;三则高洁华美,清致典雅,超凡脱俗。
吴富荣 作品 二
吴富荣油画以花卉为创作主题,尤其对荷花、牡丹情有独钟,美有独审,意有独寓。呈现形式以极致具象写实为宗,始终孜孜以求,创研几近痴迷。
吴富荣的牡丹创作,择其繁茂盛开之季,聚其雍容华贵之态,入其芬芳吐艳之境,凝其吉祥富贵之意,摄其尊贵妖娆之魂,令画面如入花境,又使画境犹如仙境。
吴富荣的荷花创作,不仅拥抱春的希望,更赞叹夏的绰约,又醉享秋的沉厚、还梦想冬的孕育,使其“花”开四季,四季入画;又四季有画,四季如画。
牡丹有花王与花后之誉。清代诗人王国维在其《题御笔牡丹》中,有“阅尽大千春世界,牡丹终古是花王。”的赞叹;唐人李正封的《牡丹》中,有“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丹景春醉容,明月问归期。”的纯美意境,这也正是对牡丹“国色天香”之美誉的由来。
吴富荣 作品
荷花也称莲花,有“花中君子”之称,更有佛花、佛的象征或佛教的圣物之说。北宋诗人周敦颐的《爱莲说》中,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名句;宋代诗人杨万里也有诗:“接天荷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传说佛祖之母有莲花之美貌,佛祖释迦牟尼出世之时便立于莲花之上,觉悟成道后,起座之行便一步一莲花……
历代文人墨客、高僧大德,关于牡丹的无所不用其极的赞美,关于荷花的无限遐思、联想与寓意,无不成为吴富荣对牡丹与荷花情有独钟、美有独审的历史与文化渊源,也自然成为其艺术追求的精神与心理回应。
牡丹生华容,妖娆展辉煌;荷花呈圣意,四季皆寓象。吴富荣读花思人生意义,画花寓生命轮回——牡丹、荷花犹如生命之辉煌、万物之轮回的特别象征与体现,孕育时的希望,盛开时的灿烂,深秋时的沉厚,凋敝时的悲壮,既含生命之美,也蕴万物之象。
吴富荣 作品 三
花卉是艺术创作的永恒主题,也成为衡量艺术家艺术造诣高低、成功与否的重要构成。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中国画中花鸟科是重要一脉,其中花卉创作视牡丹、荷花作为重要主题者,又成为花鸟艺术家的由衷选择,一则寓意美好,二则藏家喜爱,三则写生方便,并且创作富于挑战,艺术家可以充分展现艺术才华。
西方艺术中静物创作是油画创作的重要构成,其中花卉创作也为许多艺术家争相趋之,举倾才艺,不仅物象入画、藏家喜爱,而且色彩丰富、光影玄妙,既是艺术家实现色彩与光影梦想的重要载体,也是艺术家走向艺术高峰、完美艺术人生的特别选择。
吴富荣 作品
事实上,中外艺术大家不少是花卉创作的高手,抑或就是由花卉创作的成功而成为史上不朽的艺术大师。
吴富荣油画创作执着花卉主题,不仅是基于自我艺术感悟的热切回应,也是对花卉艺术成果、尤其是花卉艺术高峰的挑战,
还是与花卉艺术大师立下的无言战书,既是国画的,也为西画的,因为艺术是人类共通的美的语言,审美是人类精神世界天然的密码。
选择是一种智慧,笃定是一种能力,而创新才是通途。
吴富荣以特有的艺术感悟、非凡的艺术创作,展示着这种智慧,体现着这种能力,又开拓着这种通途。
吴富荣 作品 四
国画史上的花卉大家多不胜数,人们较为熟悉的、近现代以来的大师级艺术家,比如石涛、齐白石、张大千,比如黄宾虹、吴冠中,又比如潘天寿、林风眠,还比如谢稚柳、黄永玉……这些都已经或正在成为艺术史难以比肩的人物。
油画史上的花卉大家也是难以计数,人们熟知的、欧洲文艺复兴以来的艺术大师,比如莫奈、梵高,比如雷东、方舟,还比如海姆、奥基芙……这些皆已矗立于艺术文明的典籍之上,成为艺术史上不朽的华章。
艺术文明造就了东西两大艺术体系,也形成了东西两大艺术高峰。
艺术的价值在于无法重复、不可再造。大师既是一条路,也是一座山;大师的路不能“通行”,大师的山也难以逾越。
吴富荣深谙这种“学我者生,似我者亡”的艺术创作规律,将探索实践中西融合作为艺术创新的方向与目标,形成了中西互融、西中浑然;意象与具象相携,色彩、光影与朦胧、弥漫一体的艺术特色。
吴富荣 作品
风格的不同源自理念的迥异,理念的差异源自思想的不同,而思想的不同必然导致艺术语言与形式上的经纬。
从形制与画面上看,西方油画家当作静物创作的花卉作品大都尺幅较小,且语境均为置于室内的花瓶之花,比如梵高、雷东,又比如方舟、海姆等的花卉作品。被誉为20世纪中难以比拟的艺术大师、美国艺术家奥基芙将花卉创作推向“极端”,以花卉局部特写式的构图构成其作品最显着的特征。印象派代表、19世纪艺术大师、法国艺术家莫奈,因衷情光与影的实验与表现技法,将画架移置长满睡莲的荷塘之畔,是个特别的例外。而吴富荣的画面不仅皆为田野中的牡丹与荷花,而且画幅大都硕大,视野开阔,视觉逼真。
从艺术理念与表现技法看,西方油画家更多地注重具象写实与色彩、光影表现,而吴富荣的作品不仅有意象的表现,也有逼真的写实,不仅物象、意象与心象相统一,而且光影、色彩与透视、造型相一致。
也正是在如上意义上,吴富荣的花卉艺术不仅与东方艺术家不同,也与西方油画家拉开距离。
吴富荣 作品 五
吴富荣花卉艺术的独特风貌,功于其中西融合的艺术理念,更成于其高超的表现技法。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可以看到水底的落叶、绵软的淤泥,水中的游鱼、摇曳的花瓣;可以看到花叶之上滚动的露珠、花丛之间欲栖仍飞的蜻蜓。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也可以看到繁茂碧绿的叶片、异常精美的叶脉、千姿百态的花容,也可以看到即将凋零的花朵、拒绝枯萎的枝叶、正在消融的积雪。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还可以看到朦胧的水雾、弥漫的梦境,曼妙的涟漪,迷离的光影、美丽的色彩。
吴富荣的花卉艺术不仅晶莹透亮、五彩迷离,而且鸟语花香、如梦似幻。
近观吴富荣花卉作品,可以听到鱼的欢歌,花的吟唱;蜻蜓点水带来的妙音,水珠滚落传递的悦响。
细读吴富荣花卉作品,可以嗅到水的清甜,花的芬芳;五彩缤纷的奇特温暖,玄美光影的特别味道。
慢品吴富荣花卉作品,可以走进画面,融入画境,独赏百花美景,陶醉温情梦乡。
吴富荣 作品 怎样的高超技法才能呈现如此美妙的审美效果呢?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随处可见其超写实手法无所不用其极,挑战自我的极致之笔无处不在,并大有与超写实油画代表人物冷军一搏高低之气魄。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也随处可见其色彩运用的大胆与精妙,极致释放色彩的张力,敏锐回应视觉的感受,也似有马蒂斯般大胆运用色彩的非凡豪气,梵高般敏锐运用色彩的天才感悟。
在吴富荣的花卉作品中,还随处可见其构图与造型的准确与恰当,既巧妙运用东方的哲学透视观,又特殊运用西方的科学透视观,更善用中西相得益彰透视观,也大有与构图精准的绘画之圣拉裴尔、准确造型的大家靳尚谊相比美之灵气。
吴富荣 作品 六
吴富荣花卉艺术的精美与深刻,沉静与温暖,开阔与透亮,靠成熟的艺术理念引领、高超的表现技法呈现,也靠勇于开拓、执着探索的创新精神支撑。
读吴富荣油画,对比与反差、焦点与细节的强烈展示与突出呈现,令视觉效应无限扩展,比如,以精细之笔绘意象之境,用抽象语境“推举”焦点光影。
品吴富荣油画,清新淡雅、生机盎然、和谐静美的自然展现与油然生发,让审美感受由衷畅然,比如,表现与再现集成,唯美与完美一体,印象与心象统一。
研吴富荣油画,历史的延伸、文化的滋养、艺术的浑厚,使人文关怀倍加温暖,比如,用中国历史重彩名画元素体现画境的历史纵深与文化内涵,以西方抽象的色彩体系展示画面的开阔与幽远。
吴富荣 作品
吴富荣花卉艺术的探索创新,受到艺术评论界和收藏家的关注,成为花卉油画创作的标志与领军人物,又成为艺术品市场炙手可热的宠儿。
近年来,吴富荣创作了一批花卉精品,比如《四季荷韵》、《暗香》《秋意浓》,还比如《荷风雅颂》《长相依》《涟漪》等,被海内外艺术机构和中外收藏家争相收藏,收藏家来自美国、加拿大、西班牙、法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吴富荣还多次参加中国北京国际艺术博览会,作品均获金奖;多次参加由大型艺术机构举办的中外名家艺术原创作品拍卖会,作品成交价不断走高。
“花”到极致方称“魁”。吴富荣画花唯花魁,画室名“花魁”,其艺术创作追求极致之美,其画花魁,其人亦“花魁”。
作者简介
吕国英,文艺理论、艺术评论家,作家、文化学者,解放军报社原文化部主任、高级编辑,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文艺创作十大命题”,梳理提炼“牛文化”精髓,撰写出版专着多部、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多篇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主要着述:《“气墨灵象”艺术论》《艺术创作十大命题》《大艺立三极》《未来艺术之路》《CHINA奇人》《陶艺狂人》《神雕》《奋斗致远?牛文化》《新闻“内幕”》《中国牛文化千字文》,其中《大艺立三极》由中英两种文字出版,《陶艺狂人》《神雕》多次再版。
主要立论:“气墨”是笔墨语言的未来;“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灵象”形质一体、互为形式内容;“艺法灵象”揭示艺术本质规律;美是“气墨灵象”;“气墨灵象”超验之美;“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之境;“润灵乐境”推挽文艺高峰。
主要评论:《自成高格入妙境》《“贾氏山水”密码》《六论“张继书象”》《艺术,心狂方成大家》《天才,晚成方可大成》《“色彩狂人”的非常之道》《“不一样”的李连志》《心至“艺境”尽通达》《湛然寂静漾心歌》《三千年的等待》《丝路文化的“水墨乐意”》《重构东方艺术舍“彩”其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