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能获得心灵的体悟以及大地的起源

他双目明澈,绝不是一个盲人可对他的趾来说,却是一个十足的盲者不用眼睛去眺览大地的秘密倒喜欢用一双趾,像摸盲文一样去抵大地的那些深浅起伏如阳光明刻在大地上的各种色彩缤纷呈现的高山,海洋,沟壑,旧建筑漂泊的船只,经历的古村落从胜处到胜处,从古刹到古刹嗅着泥味,寻觅城市的下落还企图想从木鱼的声音里找到土质的纪年,历史的横跨这是他的选择,当然有他的理由若让我来猜想,他那双明亮的眼睛恐怕只能触及一些眼前的璀璨而不可能看清远处的斑剥与鲜活唯有他的那双趾,才能获得心灵的体悟以及大地的起源,大地的现在与未来所以他把梦,托付给了自己的趾抵摸的地方,就是他心灵翻阅的世界多么伟大的选择,一双趾的盲读却让他芬芳了心灵与大地的春夏秋冬趾迹连连,还成就了他对大地的系统描写而这,总有一份自豪在其心扉旖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