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檐下淡淡的忧愁萦绕袅袅飘香

我总是一次又一次地徘徊徘徊在廖无人烟的荒漠亲临着蓝天白云,清流小溪俯仰在广袤无垠的沙丘惊叹葱岭,悬崖边的万丈深渊沙滩上的海平面,太阳西斜潮涨潮落,田螺呐喊田野突兀的狗尾巴草随风摇曳小小的土堆,轻轻的泥印青石苔,雨滴旁,木檐下淡淡的忧愁萦绕袅袅飘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